英雄联盟高清炫酷壁纸:方圓電子音像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

行業動態

爭奪控制權 出版企業數字化突圍

2013/9/11 10:21:00 作者:中國企業報

在北京圖書博覽會現場,雖然紙質出版仍是主流,但是已經不能吸引讀者的眼球了。面積接近全部展區1/5的數字出版展區,成為現場人氣最高的展區。

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亞馬遜、掌閱科技、同方知網等電信運營商、平臺運營商、技術商等都推出了自己的數字閱讀產品,吸引了大量讀者圍觀、體驗。

展會上,多家傳統出版社也不甘示弱地展示了紙質出版與數字出版融合的“全媒體”出版產品,密集召開的各種論壇和演講也圍繞“全媒體”出版和數字化展開,這些都集中體現傳統出版業積極擁抱數字化出版的變化。

“出版企業不革自己的命,就要被別人革命。” 出版業內人士對記者說。

自建網絡銷售平臺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和物流的逐漸成熟,人們越來越習慣從網上買書。而網絡渠道被幾大電商壟斷,在網絡書店日益壯大而實體書店業務日益萎縮的大環境下,出版社也不得不依靠網上書店“走量”。但是,網絡書店為了吸引用戶、提升流量,大打價格戰,價格戰的壓力不可避免地轉嫁到了出版社身上。所以不管紙質出版還是數字出版,打破網絡渠道的“枷鎖”,出版社才有話語權。

日前有媒體報道,當當、京東、亞馬遜都相繼推出電子書業務,但是在內容上卻未獲得出版社支持。

江蘇鳳凰傳媒數字有限公司網絡開發部主任助理張清喆表示,“網絡電商的低價售書和免費電子書,擠壓了出版社的利潤空間,所以鳳凰傳媒自建了網絡商務平臺。”

鳳凰傳媒出版集團開通了自己的網上商城,銷售自有幾家書店和出版社的書籍;該公司于2011年并購的全國最大的教學資源網站——中學學科網,更是一個面向學校的B2B教學資源銷售平臺。

不過,自建網絡平臺需要很大的投入,也需要圖書品種的多樣化,很多中小型出版社并沒有資源和財力搭建網絡平臺。四川大學出版社數字出版中心王振潓表示,“如果你的方便面品種本來很少,開一家網上方便面超市誰會來買呢?”

由于集約化的一些便利,“中小型出版社走向聯合或許是傳統出版企業未來發展的一個方向。” 王振潓表示。

自建數字閱讀和出版平臺

在最近三年時間里,中國手機閱讀產業呈現爆發式增長。但傳統出版社和電信運營商的合作卻并不盡如人意。

數據顯示,2012年,移動、聯通、電信三大閱讀基地累計創造產值超過36億元,中國移動手機閱讀基地的產值約為25億元。據《出版人》雜志執行副主編任殿順計算,按照“六四分成、CP(內容提供商)拿四”的原則,內容提供商累計分賬約為10億元,其中傳統CP約占1/10的份額,移動閱讀基地去年帶給出版社和圖書公司收益僅有接近1億元。

“出版社和電信運營商的合作模式也是摸著石頭過河。”王振潓表示,“因為移動掌握了買方市場,在電子出版物的品種和數量上要求比較苛刻,內容單一、品種少的出版社一般沒法直接和他談合作,只有通過中介打包多家出版社的產品,去滿足移動的各種要求。中介的參與使出版社不多的利潤又少了一層。”

從前年開始,部分傳統出版社開始嘗試自己經營數字閱讀業務:開發閱讀APP、建設數字出版平臺。時代華語出版社、外研社、中華書局、磨鐵、鳳凰傳媒出版集團和中信出版社等先后上線閱讀類APP,向業界釋放了出版機構主動出擊電子書市場的信號。

鳳凰出版傳媒集團數字出版負責人蔡立表示:“數字化對于出版社來說迫在眉睫,目前做得好不好不重要,關鍵在于進入這個市場,為以后的數字化布局打下基礎。”

試水網絡教育出版

由于大眾電子閱讀未形成收費習慣以及與網絡運營商的流量分成難以達成、廣告收益不均衡等原因,國內出版社紛紛轉向網絡教育出版。

有消息顯示,中南傳媒與湖南教育電視臺成立合資公司,鳳凰傳媒收購從事虛擬現實教學業務的廈門創壹軟件。此外,多家出版社均開展了電子書包業務。高教出版社開始研發立體化教材、人民教育出版社開展“人教數字校園”工程、外研社推出移動英語播客。

“出版業依舊有很大的機會,但機會更大的是數字化教育出版。” 中國教育出版傳媒集團公司總經理李朋義表示。據了解,目前教育部正在實施“教育信息化十年發展規劃”,這意味著在未來的十年中,中國教育數字出版的空間更大。

中國教育出版傳媒集團也在運營著多個數字化教育網站,但是李朋義坦陳,目前“還沒有真正地形成教育數字出版的商業模式。”

“未來的教育出版機構的數字化的業務不能僅僅局限在根據統一的教學大綱大規模地生產標準化的教材,或者是一個單一的品種和一種單一的服務,而應該把教學的綜合解決方案建立起來,建設大型的一站式服務的網絡平臺,實現教育內容提供商向教育服務提供商的轉變。” 李朋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