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周免:方圓電子音像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

行業動態

紙質圖書的困境:出版業要避免重蹈音像產業覆轍

2013/8/7 11:27:00 作者:騰訊娛樂

[導讀]我們曾經以為圖書出版行當是個朝陽產業。經過上世紀80年代井噴式發展,到90年代的欣欣向榮,再到新世紀頭10年的錦繡輝煌,讓人充滿無限希望的圖書出版,沒想到如今迅速走向了四面楚歌的窘境。

  ●2012年全國出版物發行單位數量較2011年減少4900余家,其中個體經營戶減少4100余家;出版物發行實現營業收入2418.7億元———僅占出版總營業收入的約八分之一。

  ●洛陽紙貴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紙書不會再有它曾經的輝煌。傳統出版社要轉型,向以數字出版、版權交易為主流的出版方式邁進;傳統書店也要轉型,不能只局限于傳統紙書的銷售,而須將書店運營與電子商務掛鉤,才能跟上這個新時代的步伐。

  ●看紙書長大、習慣于紙書閱讀的人們正在老去,世界正被在閱讀網絡信息中長大的人們所主宰。這就是一波新的歷史潮流。

  我們曾經以為圖書出版行當是個朝陽產業。經過上世紀80年代井噴式發展,到90年代的欣欣向榮,再到新世紀頭10年的錦繡輝煌,讓人充滿無限希望的圖書出版,沒想到如今迅速走向了四面楚歌的窘境。

  然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的《2012年新聞出版產業分析報告》,依然讓我們有理由繼續高唱“到處鶯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報告說,全國出版、印刷和發行服務全年實現營業收入16635.3億元,較2011年增長14.2%;全年出版圖書41.4萬種,較2011年增長12.0%。用數字說話,這百分之十幾的增幅,自然表明著出版業的春光明媚、百花盛開,而非秋風蕭瑟、草木凋零。

  只是,實體書店賣書的人們卻另有一番感受。重慶書界一位資深人士對《圖書商報》記者說:“2007年以前,圖書銷售額年增長幅度幾乎都在10%以上,但2008年降到不到5%,2012年首次出現負增長1.05%。”北京開卷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對全國2084家書店傳統出版物銷售的統計顯示,2007年至2011年,傳統出版業的年銷售總額一直保持小幅上升,而2012年開始明顯下降。面對此情此景,中國圖書銷售重鎮北京市已不得不為如何扶持實體書店而大張旗鼓“問計于民”了。我們再看看上述報告中其他有關數據:2012年全國出版物發行單位數量較2011年減少4900余家,其中個體經營戶減少4100余家;出版物發行實現營業收入2418.7億元———僅占出版總營業收入的約八分之一。

  這下我們知道了,高昂的贊歌聲里不包括傳統紙書“書香飄四野”的聲音。———當然也不能說圖書發行業績乏善可陳,網店銷書就擴張迅速,正與數字出版同步發展。不過這不是我們所說的傳統圖書出版的范疇。

  小資們喜歡這樣表達他們對于正在消逝的傳統書店的憤憤不平:“一個沒有書店的城市是墮落的城市!”而眼下,這所謂“墮落”正在瘋狂地蔓延。似乎實體書店已然走上了它們的窮途末路。

  讀者的閱讀習慣正在改變。電腦網絡閱讀、電子書閱讀、手機閱讀,正成為主流閱讀方式。雖然這都是以淺閱讀、快餐式閱讀為主,而它卻是最大眾化的閱讀。捧著傳統紙書細細品讀,成為日漸稀罕的或可作一道供人“鑒賞”的藝術風景線。讀者們走到哪兒都隨身帶著特別的“書”———手機或閱讀器,隨時隨地可拿出來流覽。不僅便利,而且海量的文字信息,也非一本本傳統圖書所能比擬。文字記錄的載體———用筆和紙書寫、用紙張和油墨印刷,正在被無紙化、無筆化的文字錄入和屏幕顯示所取代。

  這是一個圖書出版大變革的時代。從雕刻的甲骨文、鑄就的金文,到毛筆書寫的簡牘、帛書,是大變革;從用毛筆在紙張上書寫,到印刷術的發明,也是大變革。今天,又到了一個改變人們書寫、閱讀和信息傳播方式的大變革,又一次圖書與閱讀的革命已經來臨。我們應當慶幸,我們生活在了這樣一個大時代,可以享受閱讀的便捷、獲取信息之海量所帶來的快樂。

  大時代的到來,總會帶走一些曾經讓我們很依戀的東西??麓?、富士、樂凱膠卷,那時我們多么喜好它們,而現在,它們好像一夜之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們曾經離不開的手表,現在也更多地成為一種裝飾,手機取代了它的報時功能。諸如此類,有太多的東西在新時代的潮流中被淘汰,被改變。傳統紙質圖書在數字化時代面前,也成為這必然沒落中的“一族”,這已不是被人大驚小怪的事情。

  其實我們無須為此悲哀感傷。每個時代都會有每個時代的文化。信息時代,必定是告別傳統紙書的時代。而告別紙書,有一點還值得慶幸,那就是這并不意味著讓它徹底遭淘汰。比如自來水筆盛行后,毛筆就不再成為人們日常書寫必備的工具,然而它卻沒有徹底退出歷史舞臺,而作為一種書法藝術的載體仍長久地存在著。再看人類戰爭:馬匹曾是古代戰爭重要的交通工具。現代戰爭中坦克、卡車、摩托車等機械化裝備的興起,使馬匹不再作為戰爭行動中的主流運輸工具,然而,馬匹并沒有完全退出軍事行動,在特殊的環境條件中,它依然發揮著重要的作用。由此可以聯想到紙質圖書的未來———人們日常信息傳播中已忽視了它,閱讀不再以紙質媒介為主,而它仍然會存在著:在人們想找著讀紙書的感覺時還會被人捧在手中;它還可以成為書架上的擺設,近乎工藝品;也可以成為饋贈人的禮物,作為一種文化符號帶著傳統的書香;它還可以收藏在圖書館,作為過去的物質文化的一部分存在著。它是有形的,與無形的電子書有別,可以滿足一些人們對實物的自然而然的喜愛。它不再張揚,不再轟轟烈烈地在無數讀者手中翻閱,它如同那沉靜的藝術品一般,成為小眾的喜好,給小眾以神游的滿足。

  洛陽紙貴的時代一去不復返,紙書不會再有它曾經的輝煌。傳統出版社要轉型,向以數字出版、版權交易為主流的出版方式邁進;傳統書店也要轉型,不能只局限于傳統紙書的銷售,而須將書店運營與電子商務掛鉤,才能跟上這個新時代的步伐。

  沒人能拯救紙書沒落的命運??粗絞槌ご?、習慣于紙書閱讀的人們正在老去,世界正被在閱讀網絡信息中長大的人們所主宰。這就是一波新的歷史潮流。

  誰有能力逆歷史潮流而動并完全站住腳跟呢?———從來沒有。